新聞資訊-最新報道

幫助中心 廣告聯系

新聞資訊-最新報道

熱門關鍵詞: www.ymwears.cn  as  www.fsymc.cn  www.hesaids.com  博熙來

莊子眼中的顏色

來源:新聞資訊網 作者:普羅米修斯 人氣: 發布時間:2020-04-03
摘要:《莊子》一書中顏色詞數量眾多、種類豐富,主要顏色詞為“蒼、青、白、黃、赤、玄、素、黑、驪、紫、朱、緇、紺、丹、辱”15種。白色是莊子偏愛的顏色,我們可從

莊子眼中的顏色

莊子》中“五色”歸類

  先秦諸子對色彩的解讀,體現出他們的哲思和對宇宙人生的把握。孔子曰“非禮勿視”,不符合禮制的不要看,主張以禮來規范色彩的使用,推崇的是“青、赤、黃、白、黑”五種正色;墨子用“墨”作為姓氏和命名墨家學派,用黑色彰顯哲學理念。老子言“知其白,守其黑,為天下式”,以黑、白兩色表現自己的處事原則和陰陽觀念。

  作為道家代表人物的莊子,更是集中地在作品中用色彩來詮釋自己的哲學理念。莊子沒有將五彩繽紛的顏色進行地位尊卑的劃分,而是以空明若鏡的心靈來觀照萬物,細致地觀察自然界中的顏色,形象地描繪出生命世界的真實性與多樣性。

  《莊子》一書中顏色詞數量眾多、種類豐富,主要顏色詞為“蒼、青、白、黃、赤、玄、素、黑、驪、紫、朱、緇、紺、丹、辱”15種。對《莊子》中的顏色詞進行統計,其中26篇中提及色彩,內篇中出現8次,外篇中出現30次,雜篇中出現23次,共計61次。

  《書·益稷》曰:“以五采彰施于五色,作服,汝明。”孫星衍疏:“五色,東方謂之青,南方謂之赤,西方謂之白,北方謂之黑,天謂之玄,地謂之黃,玄出于黑,故六者有黃無玄為五也。”“五色”即青、赤、黃、白、黑,在先秦文獻中常以廣義形式出現,包含的色彩種類繁多,而對具體顏色進行規定時,則以“正色”的概念對五色進行限定。梳理《莊子》一書中的顏色詞并進行“五色”的歸類,其中白、素屬于白色系,黃屬于黃色系,赤、朱、紺、丹、紫屬于赤色系,青、蒼屬于青色系,黑、緇、驪、辱、玄屬于黑色系;五類顏色詞在《莊子》中出現的次數,分別為青11次、赤5次、黃10次,白22次、黑13次。

  白色是莊子偏愛的顏色,我們可從道家的哲學思想、“殷人尚白”的社會習俗和崇尚自然的價值選擇三個方面進行探討。首先,從思想體系看,莊子認同老子“五色令人亂目”的觀點。《老子》第十二章言“五色令人目盲;五音令人耳聾;五味令人口爽”,莊子承襲老子對五色的觀點,在《天下》篇云“五色亂目,使目不明”,認為五色會擾亂人的視覺,使眼睛看不清楚,失去自然本性。莊子規避繁縟交織的色彩,旨趣趨向自然、本真的“白色”。

  其次,“殷人尚白”的社會風尚,是莊子偏愛白色的民俗原因。殷人以白色為貴,在殷墟甲骨卜辭中,關于白色動植物的記載,遠超過其他顏色。顏色詞“白”色,多表示用牲顏色,如《合集》37398載“……于倞麓,獲白兕”。殷人祭祀多用白色動物,據《禮記·檀弓上》載:“殷人尚白,大事斂用日中,戎事乘翰,牲用白。”《尸子·君治》亦載:“湯之救旱也,乘素馬白車,著布衣,嬰白茅,以身為牲,禱于桑林之野。”在祭祀祖先或神靈時,殷人使用白色的祭牲、穿著白色的祭服,以純潔、樸質的虔誠,表達心中的信仰。白色是圣潔的天授之色,代表著尊貴,純正的白色體現出祭祀者的虔誠。據《史記·老子韓非列傳》載:“莊子者,蒙人也,名周。”莊子出生在殷商舊族所在地的宋國蒙城,身受殷商文化的熏陶,行文中不自覺地體現出“殷人尚白”的社會習尚。如《外物》篇云:“且之網得白龜焉,其圓五尺。……心疑,卜之,曰:‘殺龜以卜,吉。乃刳龜,七十二鉆而無遺策。’”白龜被世人尊為神龜,用來占卜了七十二卦沒有不靈驗的,可見,在人們的信仰中,白色具有重要意義。

  最后,崇尚自然的精神追求,是莊子偏愛白色的價值選擇。在色彩譜系中,白色是大自然中最簡單的素色,融于天地萬物之中,與莊子“順物自然”(《應帝王》)的觀念不謀而合。《人世間》云“虛室生白,吉祥止止”,空明的心境發出純白的自然之光,吉祥就會集于虛明之心。白色在莊子看來不僅是澄明清虛的自然之光,更是虛靜空靈的自然心境和純真樸素的自然本性。白色所寓意的空明純凈的心境,是人走出現實的限制,參透生命的局限,自由遨游于天地而達到超脫的精神境界。

  推崇自然是莊子哲學的核心,白色最能代言莊子的自然之道,但是莊子并不是僅以白色為貴。在莊子看來,生命本身所呈現出來的顏色,是大自然的話語方式,都有著各自的美麗與存在的價值。

  莊子對事物顏色的深淺、明暗、變化等,進行細致觀察,不僅關注顏色的屬性,還在意其深淺明暗的層級差異。在他獨特的審美趣味和形象的藝術創作中,萬物鏡像般生動呈現在讀者眼前。“云氣不待族而雨,草木不待黃而落”(《在宥》),關注樹葉由綠向黃的轉變;在對事物進行描述時,莊子對顏色詞的選取有著精細的區分和嚴格的限定,如《漁父》中“下船而來,須眉交白”,交白指雪白;《寓言》中“大白若辱。盛德若不足”,大白指最白;《盜跖》中“面目有光,唇如激丹”,激丹指鮮亮的紅色;《逍遙游》中“天之蒼蒼,其正色邪”,蒼蒼指深青色。在莊子勾勒的世界中,有眉須雪白的漁父、穿著黑色禮服的祭祀官、冬夏青青的松柏、青翠欲滴的新生之草、潔白的丹頂鶴、烏黑的烏鴉、毛色不純且有一只赤蹄的駿馬、九重深淵的黑龍……莊子眼中的顏色,回歸自然本性,不再與陰陽五行、五方五時結合而衍生出特殊義項,不再附加外在的功利性目的而遮蔽其自然美,色彩得到了自身最大化的呈現,不羈絆于世俗,不合流于陰陽。時至今日,我們依然會被他筆下栩栩如生的世界所吸引。

  莊子反對將色彩禮制化、工具化。在禮制社會,人們賦予色彩以等級,用來劃分地位上的尊卑貴賤,顏色詞有著鮮明的用色要求與層級界定。儒家將“青、赤、黃、白、黑”五種顏色視為“正色”,其他顏色視為“邪色”,如《論語·陽貨》中“子曰:‘惡紫之奪朱也,惡鄭聲之亂雅樂也’”,孔子認為間色“紫”奪取了正色“赤”的正統地位,簡直是亂了禮的秩序。《孟子·盡心下》亦云:“惡紫,恐其亂朱也。”

  莊子則批評將色彩等級化的行為,《天地》篇云“垂衣裳,設采色,動容貌,以媚一世。而不自謂道諛”,表面上衣冠嚴整,穿著不同色彩的衣裳,改動容貌,來討好天下的人,是諂媚、愚蠢的人。莊子是樸素的浪漫主義者,他反對用禮法制度束縛行為,仁義道德攖結人心。在莊子看來,真正的圣人“無為名尸,無為謀府”(《應帝王》),他們不汲汲追求名、勢、利,即使套上最樸素的衣衫,也掩蓋不了從心靈深處所散發的光輝。《天地》言“機心存于胸中,則純白不備;純白不備,則神生不定”,莊子認為純真樸素的自然本性是精神安定與載道的前提,真正的生活是自然而然的,要去除功利機巧,保持醇和真樸,拋卻束縛心靈的機心、城府。莊子佇立于人生的邊緣,帶著自然的情感與超越的眼光去審視人生,批判“人為”“刻意”的矯情偽性。他在《駢拇》篇中說:“是故駢于明者,亂五色,淫文章,青黃黼黻之煌煌非乎?而離朱是也。”以離朱之徒為代表,視覺過分明晰的人,反而會被五色所迷惑。因此莊子闡揚人們應當順應自然本性,歸于率真任情的自然之道,一點資訊,才能自得其得,自適其適。

責任編輯:XW

上一篇:文字的力量

下一篇:清明節溯源

網絡整理新聞資訊出品

新聞資訊由機器網絡選取自動更新,如有侵權請向站長說明,24小時內會解決侵權問題

手機: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聯系電話: 地址:

老11选5技巧